您的位置:首页 > 会员文学
会员文学

孙百川:仁政的力量(散文)

发布日期:2020-7-16来源: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作者:孙百川浏览量:101
详情介绍

仁政的力量(散文)

孙百川

  谈到政治,似乎各人有各人的见解,许多的滔滔不绝大多把自己的身份遗忘在缸体之外,像面对鱼缸里的鱼,游走是它们的,自己只是个冷眼旁观的牢骚者。

  其实,每个人都跟政治脱不了干系,做个合格的公民,一定要具备对政治的敏感性,而非自说自话,甚至把自己对政治的冷漠或不屑高高挂起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政治即公民的衣裳,得体、遮羞、保暖、好看,都应为公民订制,而被衣裳打扮的公民也应该用积极的态度去参与、去实践、去监督,尽量与之匹配。

  对于政治而言,我们只需要仁政,因为只有仁政的力量才具备一切为民的方向。

这里,我先讲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:

 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经常漫步在巴黎街头。一天,他发现一个小孩紧随其后,便转身问:要签名吗?孩子说:不,不需要签名,天热,我走在你的影子里凉快些。总统大惭。
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对于执政者来说,人民根本不在乎你的虚名,而是你要给人民以荫护和实惠。将故事往深里说,即人民需要的力量是仁政。

  仁政,很考验执政党和执政者。人类历史从刀耕火种到茹毛饮血,再到冷兵器热兵器,再到电子光子量子,城镇及社会的发展都需要从无序走向有序,渴望被正确引领。最早神话的出现为人类的发展推荐了英雄、塑造了的榜样。然而,从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到 “均贫富”,再到西方“人人生而平等”的振臂一呼,历史的辙痕均流露出对仁政的急近要求。

  与仁政相反的暴政,“苛政猛于虎也”,圣人孔子四处游说的那一套政治学说叫仁政,为传教,他曾困于上蔡七天,差点饿成相片。门徒曾子一生所主张的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是对“大学之道”的概括,是儒家的精髓所在。胸怀坦荡,赤胆忠心,一心想让天下百姓摆脱人间疾苦,国家走向繁荣富强。一句话,儒家的中心思想体现于仁,而面对权力自然对应着仁政了。

  中外历史,暴政的历史不胜枚举,都没有好下场。如果说暴政也具有强大力量,那只能是破坏,而非仁政的建设。

  大多统治者都要打着仁政的旗号,包括各种起义的“清君侧”。然而,一旦权力上手,就好比茶叶在欲望中煎熬、烹煮、并逐步放大,仁政的味道已按捺不住暴政的激越,而向茶杯左冲右撞挥刀相向。于权力而言,如果失去制度的笼子,它就是扑向人民的洪水猛兽,布衣之怒流血五百,天子之怒流血千里。

  南京这座古城极具暴与仁的说服教育功能。细细推敲,这里都曾有过六次以上昙花一现的短命王朝。从东吴孙权兢兢业业的仁政建都,到后辈孙皓花天酒地的暴政放肆,也只有“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、雨打风吹去”的下场;就连南朝的创始人,小名叫寄奴的宋武帝刘裕也没能将仁政保持良久,被那个好大喜功也想“封狼居胥”的儿子败得一塌糊涂;南朝后来的梁武帝虽反对暴政,但信佛成瘾,造成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的隐性暴政,下场终起侯景之乱,饿死于景阳楼;到了陈朝后主陈叔宝,把政治当作儿戏与声色犬马的他,与宠妃张丽华藏匿于胭脂井,后被隋军处死。南唐的词圣李煜,这个仅把仁政理解成诗歌的男人,自然也逃脱不掉被宋太宗赵光义毒死的命运。再到后来的蒋介石政权,短命的宿命里,铺满暴政的种子。

  纵观南京,像极了绵密的波浪,隐藏着暴政与仁政的双向解码。

  我们不歌颂仁政,我们只是需要。萧伯纳说过一段有关政府和公民的话:世上没有任何政府是值得歌颂的——哪怕它是个好政府!因为政府是纳税人养活的,为纳税人把事情办好本来就应该,还需要歌颂吗?而公民应该做的是瞪大自己的眼睛,发现并阻止政府的恶行及时批评它的不足。真正值得歌颂的是那些历史上和当下,不懈地争取和守护着人的自由、权力和尊严的人们。

  人民有权选择仁政,也有权选择监督。

  尽管烟花能给人情怀,大地能给人胸怀,但毕竟是人在参与政治而非机器人,是人就有思想、动机、情绪、犯困或犯病,所以,对于人的复杂和可变就要有风控的机制。

  好大喜功、个人崇拜、刚愎自用、喜怒哀乐……都是人性的缺点,于百姓而言,这些缺点还能增加人的气质,但于一国之主而言,哪怕仅一丁点人性的瑕疵,包括不恰当的哈欠或点头,也足以毁灭一个国家,甚至波及世界。为了保证仁政的合理实施和有效运行,任何国家都必须建立并一套严谨、系统、完整、且科学的约束机制。

  我闹不懂的是:1799年,乾隆和华盛顿同时去世。他俩:一个留着长辫子,将权力传给儿子;一个穿着西装,总统任期结束后就回老家做了普通百姓。可见,华盛顿无愧于世界级的伟人,面对如此生动也如此着迷的权力,居然可以选择轻轻放下,这得需要多大的格局和气魄。然而,我们的乾隆还沉浸在权力的温床沾沾自喜,九下江南渲染自己,还把艳遇提上议事日程。如果说,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就是仁政的话,那么能让世界向往的社会就是仁政中的仁政了。其实,真正的仁政便是人人生而平等,为了这样的平等,谁说仁政不需要开疆拓土?谁说仁政不需要矛盾纷飞?谁说仁政不需要法制纵横?谁说仁政不需要果断亮剑?

  1776年7月4日,来自北美13个殖民地的代表们在费城签署了《独立宣言》,因为“人人生而平等”的宣示,让全世界激动不已。宣言中,充满着对自由、正义的呼唤,对生命权、自由权、和追求幸福权力的向往,至今令人为之沸腾。这是仁政的苗圃,尽管与当今的美国呈出给世界的形象大相径庭,令人嗤之以鼻,但美国尤其建立的“三权分立”,客观地说,算得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一种制度脱胎换骨的进步。

  我国今天的社会制度极具先天优势,权力的民主与集中,更具对付天灾的洪荒之力,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过度集中的权力有点难对付人祸的问题,如何将权力下放,如何完善权力监督,这些都亟需政治智慧,亟需着手解决的根本性问题,这样方能将仁政最大化地体现于人民及世界。

  宋仁宗时期,可谓盛开了一场仁政下最灿烂的烟花,对世界至今的影响都无比深刻。科技上,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除了造纸术,就有三大;文化上,唐宋八大家就占了六大,除了唐朝的韩愈、柳宗元,便是北宋的欧阳修、曾巩、王安石、三苏(苏洵、苏轼、苏辙),个个都是世界文学史上闪耀的星辰。论仁政,王安石变法为民;苏轼因一条不杀士大夫的立国祖训,这才免于一死;政治上允许讲话,学术上可以百家争鸣……透过历史之眼,这种仁政也残留着狭隘的民生主义,重文轻武,埋下了覆灭的种子。不过,仁政产生的力量厚重着中国的历史,推动着人类文明前进的车轮。

  2020年伊始,一场席卷世界的新冠肺炎病毒,让我们再次领悟到仁政的力量。14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居然能在75天内彻底扼住病毒的魔爪,同时还在来不及转身的情况下,再次选择逆行,竭尽全力驰援病毒成灾的世界。按理,我们也可以隔岸观火幸灾乐祸,也可以趁人之危落井下石,也可以视病毒为本国的发展机遇,发一回世界级的国难财。然而,中国没有,而是火速投入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、精力与各国人民一道共抗病魔,无论美国如何甩锅、打压、霸凌,中国不计前嫌,以德报怨,努力践行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这一伟大的仁政理念。中国的生命至上与美国的利益至上、中国的人民至上与美国的富人至上、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与美国的本国优先……这既是制度的对比,又是仁政的对比。病毒打败了以美国为首西方国家虚伪的人权民主与自由,这与244年前华盛顿立国的初衷相去甚远。

  今日之仁政其力量大大影响着世界,经济全球化已把人类变作地球村,气候异常、山洪暴发、地震频繁、病毒扑朔、疾病纷杂……人类已真的提前到了该反思的节点。世界需要仁政的力量,需要大爱,需要彼此团结互助,除此,别无它途。

  哪有什么诺亚方舟,除了仁政共渡,爱莫能助。

Copyright © 2020 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28—85093859   投稿邮箱:lq00112233@163.com 通信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
版权所有: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技术支持:仕航软件 备案号:蜀ICP备16009762号-4